1937年北平国际盗宝案:铁宝亭绰号“翡翠大王铁百万”

1937年北平国际盗宝案:绰号“翡翠大王铁百万”的铁宝亭

1935年12月21日夜,北平俄国“华俄道胜银行”院内仓库,发生了一起震惊海内外的国际盗匪集团抢劫银行珠宝大案。参与抢劫的主谋是来自4个国家的8名劫匪,与之勾结的还有十余名中国不法分子。

3名被盗货主之一,是当时名噪全国、亚洲乃至欧美的著名珠宝巨商,绰号“翡翠大王铁百万”的铁宝亭先生。

1937年北平国际盗宝案:铁宝亭绰号“翡翠大王铁百万”

“翡翠大王铁百万”铁宝亭

1937年12月21日夜晚,沦陷的北平城一片死寂。唯有享有治外法权的北平东交民巷内灯红酒绿,住在这里的洋人们依然歌舞升平。然而,就在当晚,位于东交民巷东口路南的俄国华俄道胜银行的院内仓库里,却发生了一起震惊海内外的国际盗匪集团抢劫银行库存珠宝大案。

3名被盗货主之一,就是当时名噪全国、亚洲乃至欧美的著名珠宝巨商,绰号“翡翠大王铁百万”。

“铁百万”姓铁,名广善,字宝亭,是民国时期著名的珠宝古董超级巨头,铁家几代经营珠宝,到清末,铁宝亭在北京前门外廊房二条里开设了“德源兴珠宝店”,他鉴定珠宝古董相当有眼力,而且极具经营头脑,在商场屡屡出奇制胜。

清末民初,逊位清帝溥仪入不敷出,便以大批宫藏珠宝做抵押,向花旗、汇丰两银行借款。因为到期无力还款,所抵押的珠宝成了“死当”。花旗、汇丰两银行又不了解这些珠宝的真实价值,为了及时收回本息,便聘请铁宝亭作为权威鉴定人,以便售出。

1937年北平国际盗宝案:铁宝亭绰号“翡翠大王铁百万”

清帝溥仪

铁宝亭不仅定价合理,取得了银行的信任,在得知日本商人要争先抢购这批国宝时,他又费尽心机,请军阀马鸿逵做后盾,筹措巨额资金,并联络诸多京城珠宝古董巨商,共同收购这批宫藏珍宝,尽量不使外流。

受此启发,他日后逐渐改变经营方针,大力收藏有价值的珠宝古董,甚至不惜重金设法收回已经被外国人买走的古董珍宝,制止了部分国宝外流。

铁宝亭一生究竟积累了多少财富,由于当时的商业统计学还处在摇篮之中,铁宝亭的保密工作又做得特别好,恐怕谁也说不清了。

这位富甲天下的珠宝古董巨商,终其一生,始终自甘淡泊,洁身自好,生活简朴。但他在慈善事业上却十分慷慨,兴办和赞助了4所小学和两所中学,并常年周济穷苦百姓和小商贩。所以,他同时又给人们留下了“铁大善人”的美称。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日军于7月30日占领了北平城。国难当头,国民政府急忙组织大批故宫古物南迁;而北平一些巨商大贾来不及出走,便匆忙把金银珠宝、古董地产契约存入外国银行或保险柜、仓库。

1937年北平国际盗宝案:铁宝亭绰号“翡翠大王铁百万”

北京华俄道胜银行伍拾两纸币

铁宝亭也把绝大多数奇珍异宝分别存入了北平几家外国银行金库。其中藏宝场所之一,就是位于东交民巷的俄国“华俄道胜银行”后院仓库。

然而,这一藏宝地点不久便被惯盗陈延寿、李光遂等打听清楚了。他们曾趁治安混乱之机,秘密登上南边城墙暗地进行窥探,发现珠宝商们租用的华俄道胜银行后院仓库表面上看似密不透风,但实际上却存在不少漏洞。

特别是院子北部与之毗邻的美国驻华陆军食品仓库,与道胜银行仓库仅有一墙之隔。而且美国陆军食品仓库防守比较松懈,特别是对身穿军服的美国军人和金发碧眼的洋人进进出出,几乎毫无防范。这里正是道胜银行仓库防守中极易突破的“软肋”,如果能与洋人勾结,趁虚而入是有可能的。

1937年9月的一天,陈延寿在李光遂的引荐下来到六国饭店,见到一高一矮两个俄国人。高个名叫布哈斯克,矮个名叫司坦聂夫斯克。这两个人都是俄国十月革命之后逃亡中国的俄国贵族后裔,后来干起了盗窃和抢劫的勾当,成为国际惯盗集团首领。

中外歹徒一拍即合。洋劫匪在陈延寿、李光遂的引领下,登上城墙,两次窥探道胜银行院内布局及动静,并多次出入东交民巷东口“踩盘子”,实地踏勘作案路线,观察道胜银行后院墙内外地形,为作案做了充分的准备。

1937年北平国际盗宝案:铁宝亭绰号“翡翠大王铁百万”

东交民巷东大门

但这伙中外不法之徒都是门外汉,对鉴定珠宝玉器一窍不通,于是,陈延寿又悄悄找到了珠宝古董界的败类高友三,答应只要高帮助“掌眼”,可以优先分得部分“好处”。高友三觉得有利可图,便满口答应。

根据分工,由外国人设法打入银行实施抢劫作案;事成之后,由高友三为之鉴定;陈延寿、李光遂、黄义臣、陈寿延、崇雨亭、刘旭东等10人负责销赃。

具体盗窃行动,主要是由俄国人司坦聂夫斯克组织一伙国际盗匪进行的。

据当时的文字资料记载,这伙国际抢劫盗窃集团成员分别来自俄、德、美和波兰4个国家,共有8个人,他们是:3个俄国人:司坦聂夫斯克、布哈斯克和舒拉;3个德国人:哈巴德、刁非拉士达、佛威;以及波兰人福朗司和美军士兵满海森。

司坦聂夫斯克等得到陈延寿等人提供的可靠情报,事前秘密住进崇文门内马匹厂28号刁非拉士达寓所内院,秘密商议了好多日子,觉得要想从美国军队食品供应仓库翻墙进入道胜银行仓库,首先就必需要有美国军人一起合伙行动。

于是,他们很快就找到了花钱如流水又入不敷出的美军海军陆战队士兵满海森。满海森当即满口答应入伙。

1937年北平国际盗宝案:铁宝亭绰号“翡翠大王铁百万”

东交民巷里的美国使馆

不久,满海森就陪同俄国人司坦聂夫斯克、布哈斯克再次实地踏勘,把作案地点摸得一清二楚,并仔细策划了行动路线,画好路线图。为保证进入美军食品仓库万无一失,他们事先用金钱“喂”足了仓库内的值守人员,并答应事后必有重谢。

按照满海森的建议和预先的策划部署,为减小目标,避免引起怀疑,直接持枪进入驻华美军食品仓库实施具体抢劫的定为满海森、布哈斯克、司坦聂夫斯克3个人。由司坦聂夫斯克担任现场指挥。

1937年12月21日晚7点刚过,美军食品仓库早已下班。这伙国际强盗趁着夜色,携带着3只手枪和其他作案工具,乘坐哈巴德从公懋汽车行租赁的一辆小汽车,驶往美军食品仓库。

两个俄国人均头戴航空帽、眼镜和口罩,仿佛都是美国大兵的模样。下车后,满海森向守卫在门口的卫兵打了个招呼,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进入美军食品仓库。

为了避免怀疑,坐在小汽车内的哈巴德和福朗司二人,将作案用的汽车暂且开出东交民巷西口,又缓缓而行,悄悄返回道胜银行后门,隐蔽接应。

满海森等3人来到食品仓库僻静之处,立即蹬着院内的粮垛翻越高墙,顺利地进入了道胜银行仓库院内。

3个劫匪潜伏在暗处观察,只见道胜银行仓库院内一片漆黑,只有聚源楼珠宝店租用的西屋屋内哗哗作响,原来是几个中国值守人员正在打麻将牌,毫无戒备。3人不禁窃窃私喜。他们突然端着手枪闯进屋内,大声喝道:“不许动!都举起手来!”

值守的郑德举、周利贤等4人突然遭到洋人打劫,不禁惊慌万状,立即全部乖乖地俯首就擒。

劫匪马上将这些人一一捆绑起来,驱赶到屋子角落,由略通华语的司坦聂夫斯克命令他们一律趴伏在地上,不准乱动,不得喊叫,否则立即开枪击毙。

接着,这伙强盗便开始大肆翻箱倒柜,抢劫室内金银珠宝,装进随身带来的几个口袋之内。

匪徒们正在大肆劫掠之际,忽然听到道胜银行后门的门铃响了,不禁大吃一惊,以为惊动了警卫人员。原来,这是迟来一步的看库人马长僧按动的门铃。满海森一伙惊恐万状,急忙携带装有赃物的几个口袋翻越院墙,顺着原路返回。

仓库被捆绑的值守人员见匪徒们已经逃之夭夭,便奋力挣脱绳索,为马长僧开了门,并立即将被抢劫的情况打电话告知各珠宝店的值班人员。当晚,铁宝亭与其他两店的老板很快闻讯赶来,查看被盗抢的珠宝财物。

由于各家都备有两本相同的账册,清查起来较为容易。铁宝亭发现自己丢失了一只大铁箱子,内有:翡翠镯子8只,汉玉镯子3只,珍珠20余两,金条30根,重300两;珊瑚8挂。

1937年北平国际盗宝案:铁宝亭绰号“翡翠大王铁百万”

联币

其中仅金条就大约折合当时的“联币”(联合准备银行发行的货币)900万元。

按照当时40元可买一亩京郊农田计算,约折合人民币现价9000万元。被盗的翡翠镯子、汉玉镯子每只价格也达银元几千元至数万元不等。其他两位老板丢失的宝物则更多一些。

铁宝亭内心暗喜:由于这伙强盗不懂得库内珠宝及珍藏物品的实际价值,对他存在仓库中的一块翡翠料石不屑一顾。强盗们哪里知道,仅这块上好的料石的价值,便超出了他所损失的金银珠宝的总价。

当夜,铁宝亭等立即赶赴东交民巷使馆巡捕局报案。由外国人掌管的使馆巡捕局听到有人打劫银行仓库抢走大量珠宝,一下慌了手脚,觉得兹事体大,立即转告伪北平市警察局,请求协助勘察现场,帮助破案。

警察局全体探员紧张行动,分兵侦查。然而,在战乱尚未平息人心惶惶的情形下,又涉及洋人作案,要想摸清点滴线索简直如同大海捞针。

案发后半个月的1938年1月4日,一个重大线索突然浮出水面,经过侦查,发现当时家住正阳门外南官园路西36号的李光遂长期没有正当职业,手头拮据,可最近却突然发迹,十分可疑。

经过进一步侦查,他们又发现李光遂近期曾经与多名中外可疑分子过往甚密。侦查人员随即于1月6日下午5时将李光遂秘密拘捕。经过审讯,李光遂很快便交代了作案的全过程。

侦稽人员根据李光遂的交代,会同东交民巷巡捕局外籍巡捕,迅速将中国人黄义臣、陈寿延等10人(高友三负案在逃)和以俄国人司坦聂夫斯克和布哈斯克为首的国际抢劫盗窃集团全体成员抓捕,并分别在这伙人的居室和院内地下,起获大量没有售出的珠宝等赃物以及手枪3只、子弹20余发。

在搜捕过程中,司坦聂夫斯克、布哈斯克开枪拒捕。司坦聂夫斯克当场被英国警察打死,布哈斯克被击成重伤,经治疗后收入狱中。在关押之中,美国驻华大使馆得悉美国士兵满海森参与犯罪的情况,大为恐慌,即于1月7日派美国驻天津领事馆雇员来安具前来交涉。

日伪政府考虑到与美国的外交关系,又根据此前中美两国签订的“治外法权”中关于在中国境内犯罪的美国人,应交由美国有关部门审讯的规定,于1月8日,下令警察局把参与犯罪的美国士兵满海森,交给来安具带走。42岁的波兰人福朗司后来因患重病,在拘押中死于医院。

其他罪犯经伪北平市法院于1938年11月2日一审判决、伪河北省高等法院1938年12月18日终审判决,以3人以上结伙抢劫的重大犯罪事实,判处41岁的俄国人布哈斯克有期徒刑10年;判处26岁的德国人艾瑞池恒立其・哈巴德有期徒刑8年。

以盗窃案同伙犯判处63岁的德国人刁非拉士达与中国人陈寿延、李光遂有期徒刑4年;判处中国人崇雨亭、刘旭东有期徒刑3年。

以收受赃物罪判处中国人黄义臣与38岁的俄国人舒拉有期徒刑各10个月。

因俄国人司坦聂夫斯克当场被击毙,波兰人福朗司在拘压中死于医院,满海森已交美国军方处理,故未作判决。

高友三后来向警方自首,以抢劫同伙犯被判处有期徒刑4个月,并被判罚款2.28万元。高友三拿不出罚款,法院便把他已被查封的东观音寺等8处房产中的7处进行拍卖,以抵偿罚款。至此,这宗惊动中外的国际抢劫盗窃案宣布终结。

特别声明:该文章主要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梦游帝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梦游帝联系。

2021-07-29 16:00:35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已有0条评论

点击图片更换
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