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帝王养男宠能干嘛 中国古代断袖之癖、好男风什么时候盛行的

自古以来爱好男色的皇帝不在少数,他们放着三千后宫佳丽不管,反倒对男人感兴趣。但是即使身为九五之尊,皇帝也不能堂堂正正的将男人纳入后宫,所以只能偷偷的豢养男宠来满足自己的喜好。很多人好奇古代帝王养男宠能干嘛?古时候男宠侍寝的规矩又有哪些呢?

翻看史料,有不少关于“辟阳之宠”的记载。如晋朝的李威,武周的薛怀义、张易之和张昌宗等人,就是靠“辟阳之宠”而攀升高位的。

那么,如李威、薛怀义、张易之、张昌宗之流的男宠,为何被称为“辟阳之宠”呢?

男宠被称为“辟阳之宠”,最早可以追溯到汉朝。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有个老乡叫审食其,刘邦在沛县起义后,便把父亲刘太公以及妻子吕雉等家人托付给审食其照看。

据说,审食其此人不仅长得英俊帅气,对吕雉也是温柔体贴,照顾有加。公元前205年,刘邦在彭城之战中被项羽打得大败,落荒而逃。刘太公和吕雉都被项羽擒拿,审食其对吕雉不离不弃,始终跟随左右,细心照顾刘太公与吕雉,因此深得吕雉的信任。

人们怀疑吕雉与审食其有一腿,合起伙来给汉高祖刘邦戴上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便是从这时候开始的。明朝的冯梦龙甚至直言道:“刘项争雄,太公与吕后常在楚军中为质,舍人审食其从焉,后因与私。

刘邦夺取天下后,分封有功之臣。审食其因为保护刘邦家人有功,被封为辟阳侯。公元前195年,汉高祖刘邦去世,汉惠帝继位。汉惠帝在位七年后去世,汉少帝即位,汉朝大权由吕雉掌控。吕雉掌权,不仅大肆分封吕氏子弟,对审食其也青睐有加,于公元前187年任命审食其为左丞相。

但《史记·吕太后本纪》说:“左丞相不治事,令监宫中,如郎中令。”意思是:左丞相审食其不管应该做的事情,而只是监督宫中事务,就象郎中令一样。

这就令许多好事者更加浮想联翩,甚至怀疑审食其就是依靠出卖男色而获得吕雉的宠幸,从而爬上高位。而审食其以前被封为辟阳侯,于是,古人便把这种依靠色相爬上高位的男宠称为“辟阳之宠”。

汉代哪些皇帝有男宠?

在汉朝,皇帝们拥有男宠是相当普遍的,史书上记载很多。在两汉25个刘姓帝王中,有10个皇帝有男宠,占到40%,至于其他60%的汉朝皇帝,也不是完全没有男宠,但其事迹不那么突出罢了。当然,男宠也不止一个,例如汉武帝这个“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史称拥有宏图大略的英明皇帝,男宠就有五个之多。

汉高祖刘邦:刘邦宠爱的男色叫籍孺

汉惠帝宠爱的男色叫闳孺。二人均长得漂亮,举止柔婉,惹人怜爱。史书记载他们与皇帝同卧同起。

汉武帝和韩嫣

汉武帝的第一个男宠是韩嫣。早在当胶东王时,汉武帝就与韩嫣相爱。后来,武帝作了太子,俩人愈加亲密。韩嫣不仅长得漂亮,还善于骑射,聪明伶俐。武帝即位后,韩嫣更受宠爱。他与武帝同吃同睡,仪仗扈从俨然皇帝,甚至可以自由出入宫禁。后来终因淫乱后宫被太后赐死。

韩嫣的弟弟韩说也被汉武帝爱幸,并以军功封案道侯。巫蛊之祸时,被戾太子杀死。

汉武帝和李延年

汉武帝最为爱幸的男宠是李延年。李延年是娼家出身,长身玉立,长相俊美,又能歌善舞,很得汉武帝宠爱。后来,李延年因犯法受宫刑,成了宦者,长得更美了,声音也更好听了,汉武帝也更加爱幸。李延年为汉武帝唱北方有佳人,想引荐自己的妹妹。平阳公主进奏说,李延年的妹妹倾国倾城,能歌善舞。汉武帝召见,大为爱幸。李延年更加受宠,佩二千石印,号协声律,与武帝一同卧起。李延年的妹妹死后,武帝对他的爱意日驰,最后将他杀死。

汉文帝和邓通,汉文帝的男宠主要有三个:宦官赵同、北宫伯子、士人邓通

汉文帝是历史上记载的一个英明皇帝,“文景之治”是整个汉朝的盛世。文帝是汉朝最勤俭的皇帝,连一件穿破了的衣服也舍不得丢掉,但对男宠邓通的宠爱却无以复加,在邓通身上所花的钱难以计数。

邓通,是蜀郡南安人,他的得宠是因为汉文帝做了一个梦而引起的。据《汉书·佞幸传》记载,有一次汉文帝梦见一个在宫掖池中撑船戴黄帽的小吏,从后面推他上天,于是派人四处寻找,结果找到一个也把衣襟系在后面的人,这个人叫邓通。这姓名又和“登通”的音相同,文帝十分高兴,逐渐对他加以宠幸,邓通也天天陪伴文帝,不事外出,甚至连要沐浴的日子也留在文帝身边,所以文帝更加宠爱他,赏赐他的财物以千万计,官拜上大夫,文帝还时常到邓通的家里去玩。不过,邓通没有什么才干,只是谨慎地博取文帝的宠幸。

这两人都是少年时犯法,受宫刑后当了宦官,入侍宫廷。俩人长得都很俊美。元帝即位几年后,弘恭死去,石显继续受宠,为中书令,尊贵无比,势倾朝野,门人走狗遍天下。

汉成帝最宠爱的男宠是张放和淳于长

这些汉朝皇帝的同性恋,准确地说,应该是“双性恋”,因为他们一方面妻妾如云,迷于女色,另一方面又湎于男宠。他们和男宠的关系,和后世的达官贵人玩弄“相公”、“小唱”不同,和男宠往往还有较为真挚的感情。

关于男宠,除了男性们喜爱保养,古代女子也是巾帼不让须眉,她们也喜

中国古代男宠到底是因为什么才盛行的?

我们常把出卖肉体的女性称作妓女,其实,男人作娼,出卖自己的肉体也是自古有之,和妓女的历史一样漫长。但是,对于男妓,历史似乎三缄其口,史料中鲜有记载,这是因为在中国封建社会,在夫权意识的统治之下,社会对男人出卖色相和肉体极为鄙视和厌恶,认为男妓现象是对封建社会男性地位及尊严的莫大侮辱。

在中国古代社会,男妓的出现首先是为了满足拥有地位和财富的贵族女性享用的。这里,有关于武则天玩弄“面首”的记载比比皆是。武则天为了引诱张氏兄弟以及薛怀义供自己娱乐,利用利禄做诱饵,还特设“控鹤监”,广罗天下美男子,号称“面首三千”。

另据史料记载,南北朝时代的山阴公主对刘子业说,“我与陛下虽然男女不同,但都是先帝所生,不应有厚有薄。你宫中六宫佳丽数以千计,供你一人欢娱,而我只有驸马一个,未免不公平!”刘子业觉得有道理,便亲自为妹妹挑选了三十个健美无比的男子,供其淫乐。由此可见,古代男妓之风犹盛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特别是五代至宋,男妓兴盛之况不仅存在于宫廷,也存在于民间,不由让我们现代人感叹古代先人的“开放”。

男妓的工作场所被称之为“蜂巢”,大概有招蜂引蝶之意。《癸辛杂识》记载说:“……吴俗此风(指男娼)尤甚。”说这些男妓“皆敷脂粉”,穿着打扮极为华丽,“呼谓亦如妇人。”这些模样俊俏的男子,不仅能言善道,琴棋书画也样样得心应手。女人在“蜂巢”不仅仅是寻求肉体上的欢愉,更是为了得到精神上的放松。那时候,女人来这样的场所不用偷偷摸摸,就像今天的一些女性专属的俱乐部。的确,和一些年轻貌美,谈吐不俗的优雅男子在一起,怎不让这些来自上流社会的女人留连忘返呢!

但是,男妓之风气虽然昌盛,可是,毕竟此举不能登大雅之堂,特别是一些社会上的闲散无赖男子,凭自身些许姿色,骚扰滋事,扰乱民间,败坏社会风气,因此致和(徽宗年号)间,始立法告捕,规定凡是男子为娼者,一旦发现,要“杖一百”,对揭发者“赏钱五十贯。”

尽管男妓被古代主流社会所不齿,甚至严厉打击,有点像今天的扫黄打非,可是,有需求,就有市场。因此,南北宋朝的京度及周边郡邑,男色依旧鼎盛,元代此风似稍衰,到了明朝,男色又开始兴盛,那时候,无论是皇上还是老百姓,以狎男妓为时尚。

史书上,有关明代福建男妓的记载比较丰富。《灯俞前琨散》说,闽有一女子,丈夫出海遇险,女子苦苦思念,夜夜都要到海边遥望丈夫出海的远方。就有一貌美男子在海边吟唱。凄婉的歌声唱出了女子对丈夫的思念。随后,女子就与这貌美男子同居了。女子动了真情,想与貌美男子结为夫妻,可是,貌美男子说他是专门排遣孤独女人寂寞的,为钱不为情。女子伤心落寞,抑郁而死。

明代福建男妓行业非常发达,这些出卖肉体的男子,服务对象不分男女。当时福建有这样的风俗,男子出海,不得有女子相随。一方面,由于明代海上海盗出入频繁,有女子在船上,受到的威胁更大,另外又有迷信的说法,认为女子在船上不吉利。而出一次海一般都是十天半个月,有时甚至大半年,年轻气盛的男子为了解决性饥渴,就会找一些貌美男子同船,其实,这些貌美男子就是男妓。出海虽然可以赚些钱,但毕竟很苦,一些好吃懒做但模样有几分英俊的的男子就干脆干起满足他人性饥渴的营生。而没有跟船出海的男妓,就在陆上为独守空房的女子服务,倒是都不耽搁。

至明代何以狎男妓如此发达呢?《五杂俎》说得好,男妓除了被女人玩弄,还为喜欢同性恋的权贵男人所准备。史籍把这种男妓称为男宠、男色、顽童、娈童等。笔者在另一篇文章《中国古代哪些帝王有过同性恋》就有介绍。明清时,在福建、广东、北平等地,同性恋的蔚然成风,女有“闺中腻友”,男有“契哥契弟”。清代还有条法令规定,“优伶的子孙,以至于受逼为奸的男子,不许应科举考试。”这条规定间接说明,当时同性恋的风气的盛行。

但是,有血性的男子是不甘成为“男色”的。《柳南随笔》说,一个李二哇的俘虏,可谓英俊而神勇。打仗的时候,每每都是身先士卒,锋锐不可当。后来被敌方生擒,敌方将领对这位英俊而神勇的俘虏非常喜爱,“欲与昵”,但李二哇坚决不从,自杀身亡。就有诗歌记载了这段历史:“花底秦宫马上飞,每番先阵入重围。可怜拚得刀头血,不向勤王队里归。”

《暖姝由笔》就说:明正德初,皇帝最喜欢“年少俊秀”的美少年。看来,这样的风气的盛行不无当权者的喜好影响有关。帝王的淫乱,不仅荒废了朝政,也有悖于伦理道德,也至于后代宫廷中有专门的规定,渐渐地,兴男妓之风开始走向衰落。

特别声明:该文章主要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梦游帝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梦游帝联系。

2021-07-29 11:06:3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已有0条评论

点击图片更换
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